守望者们说

当我注意到的时候,我一直在注视着小松哥哥的嘴唇。形状优美,润泽又不过于湿润,唇纹很浅。不管是说话,还是露出那令人火大的微笑的时候,张开的嘴唇总暴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粉红色的舌尖就在其中颤抖,那舌头和嘴唇相反,湿润的有些放肆。明明是个烟鬼,还长着这么好看的嘴,当他漫不经心的把细长的廉价白香烟塞进嘴里的时候,我的呼吸都要停了。
我们六胞胎,哪里都是一样的,嘴唇也不例外,小松哥哥嘴唇的形状,和烦人的痛松哥哥,啰嗦的撸松哥哥,阴暗的一松哥哥,十四松哥哥,还有我,是一样的。本应如此。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连续一个月,一抓到空闲就盯着小松哥哥的嘴看个不停,像刚学会上瘾的吸毒犯那样嗅个不停。就连联谊的时候,我也总会下意识的注意那些女孩子的嘴,当我看的那些涂着厚厚唇彩泛出油腻光泽的嘴唇的时候,我的态度总会变得很差,联谊总是被搞砸,搞得我最近都不想去联谊了。
没事干我只好待在家里,要命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小松哥哥也总是待在家里,本来我和小松哥哥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轻松,我只要被他的话题带着跑就好了,甚至不需要过脑子,我也能明白该和他说什么,但是现在,我只能像个青春期小鬼一样不停的看着他的嘴唇,不管他是安静的看漫画,还是和我说话。和我说话的时候更糟糕,我还会出神的看着他的舌头摆动的角度,幸好他只是自说自话,不需要我的配合。
“totii!totii!”
“啊,怎么了小松哥哥?”
“你没事吧,最近样子怪怪的?”
“当然没事了,还没有到需要小松哥哥关心的程度。”
“是吗?但是……”
“亲爱的brothers,没有想到在这么美好的一天,神居然安排我们一同留着家里,是想让我们感受亲情的温暖吗?”
“不要突袭啊,哥哥的肋骨要裂开了!”“闭嘴啦痛松!”
幸好空松哥哥回来,及时发表了很痛的发言,要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小松哥哥的问题,这个人有时候辛辣过头了。
最近空松哥哥也会留着家里。而我的问题完全没有得到解决,却变得更严重了,发展到吃饭的时候,我也会盯着小松哥哥的嘴看。neet抢吃的的样子实在是太难看了,但是就算他稍微唆一下筷子,我都会恍神,不知不觉晚饭时间就过去了。空松哥哥待在家里的时候,小松哥哥有时会和他说话,内容无非就是一些无聊到极点的话题,不过我一个都复述不出来,当他靠近空松哥哥,把手搭在空松哥哥肩上,把嘴唇贴近空松哥哥说话的时候,都像是把我推进深不可测的海洋,我只能下沉,任由气压把急不可耐的海水压进我的肺里,吐出的话语都变成气泡随处飘散,而我只能瞪大眼睛像饿狼一样饥饿难耐的急切的扫视着他的嘴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