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们说

六一写六一 单方性转注意
当我踏进玄关的时候,正透过和室半开的门看见小松姐姐。她歪着头,仿佛像在思考一般的盘腿坐着,我想她玩世不恭的脑袋里恐怕什么也没有,可她沉静下来的面孔却称得上是赏心悦目。过分齐的刘海让她的脸孔看起来有些稚嫩,略微偏着的角度让额前的碎发散开,露出细细的两道眉毛。没有头发垂下来——那头秀发太短了,和我们五个兄弟没有什么区别。其实她的脸孔,和我们五个兄弟也没有什么区别。我们同卵所出,一位女性,五个小子,不可思议,荒谬绝伦。我看着她的短发,不禁想起了初中时候,那时她也算是一位美人,却吊儿郎当,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当有人有意将她和我们五个混小子区别开来的时候,她竟毫不在意的剪去一头长发,此后再未留长。这如同源自辉夜姬一般的一头美发,真是明珠暗投。她仿佛是累了,不自觉的用手搓了搓裤子。普通的裤子,和我们相同款式的连帽衫,一家养六个孩子毕竟辛苦,衣服还是成批买的好,作为六个人里面唯一的异类,只好委曲求全,和五个小子穿一个款式的衣服,她从不在意,好像她不是女性,也不是男性,是某种超脱性别之外的存在,可从宽大领口露出来的一大片纤瘦的脖颈已洋洋自得的昭示了无可辩驳的事实。我时常想,六胞胎的灵魂,是不是也是一个分成六份,不然为什么我们都是如此无可救药的渣滓呢?不然为什么,小松姐姐总是如此牵动着我的心神呢。我呆呆的站在门口,好像和小松姐姐一样疲惫不堪。为何我会如此怀念初中时的小松姐姐呢?那时的她留着一头长发,穿着和我们不同的女生制服,嘴角挂着轻蔑的微笑,低下头耐心听着同班同学无休止的谈话。
她终于结束了“思考”,抬起头来,看着我,笑着说:“你回来了!totii。”
嗯,我回来了,小松姐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