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们说

第一次见面, 我就很喜欢爆豪胜己 。无论是他翘起的金发,红色的眼睛,还是皱起的眉头,都非常可爱,而且他非常强大,尽管有点antihero,我不懂心里的鼓动是什么意思。我想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决定写一本日记帮助我。
——————
我分析他,靠近他,惹恼他。我伤害他。我把眼睛从他身上转开——在漫长的体育祭,我关注绿谷出久,他才是我应该关注的人,拥有无限的潜能,被Allmight注目。
他很生气,他不想我轻视他,我并没有轻视他,而且他总是气鼓鼓的,难道他这次真的生气了吗?
——————
为什么不愿意和我说话呢?为什么都不会被我惹恼了呢?原来他也会那样开心的笑,不皱着眉头的他好看的应该可以让人普通的喜欢上了,可是他没有对着我笑过。
——————
难道他害怕灵异吗?沉默不语的跟在我后面的样子显得有些乖巧,不过我也是被这种突然袭击吓了一跳,直接爆炸也过于可爱了吧。
被迫和我组队他也没有很不开心的样子,果然其实他还是个冷静的人啊,也很会用脑子打架,为什么他仍然允许绿谷称呼他为“小胜”呢 没有我想象中生气,到底是不在乎绿谷还是习惯他这样了呢,不知道该怎么考虑,他为什么这么特殊对待绿谷,因为是青梅竹马吗,我没有青梅竹马,不是很明白。
————————
很久不写,因为他是「敌人」的目标,我必须去救他,不管他需不需要,现在他安全回来了,这种心情算高兴吗?可是他没有注意到我,他还沉浸在被绿谷搭救产生的低潮期里,是我实力不够,我没有做到什么。
他和绿谷关系好像变好了,他开始正视绿谷的心意了,也许他们成为了「对手」。这是承认的一种,对等的人。
他和切岛交往了。
————————
好久不写,没有那个心情,明明是个对感情的事情冷淡的人,意外的并不迟钝。果然是个出乎我意料的人。绿谷的小胜分析日记被班里的同学看到了,大家聚在一起看,很有意思,原来他的右撇子偏向这么强,我没有右撇子偏向,因为父亲一直强迫我均衡使用左右手,为了我成为一个没有死角的人。八百万同学很正经的对绿谷说这样不好,因为他已经和切岛同学交往了。大家不是很明白八百万同学的意思,绿谷说他分析了所有他认为厉害的人。这是事实,大家都觉得绿谷的笔记很厉害,而且他是绿谷的青梅竹马,这种了解都是理所当然的——为什么青梅竹马这么方便呢。八百万同学还是欲言又止的感觉,但是放弃了,我问她记录一个人的事情就这么不好吗,她好像很热,脸很红,告诉我也没有什么不好,这是每个人的自由。我没有告诉她我这本日记的事情,而且我也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的。
他不知道这场讨论,他和切岛同学出去了。
————————
他待在班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为什么情侣一抓到空闲就要单独相处呢,而且我看他实在有些厌倦,为什么不拒绝。
——————
今天他一个人待在教室里,很无聊的样子,我问他,为什么不愿意还要和切岛出去呢,他不耐烦的对我说和我没关系吧,但是他的眼神没有很不耐烦的样子,他没有皱眉,眼角挑起的样子很好看。
——————
切岛参加了社团——雄英居然有社团。他落单的时间增加了,切岛问他要不要一起加入,被他拒绝了,想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他每天晚上会等切岛部活结束后一起走。不要紧吗,都说人谈恋爱会变笨,我有点担心他会变笨,所以我每天晚上也留在教室里自习,反正没有人等我回家。
——————
今天我已经和他一起待着放学后的教室里的一个星期了,绿谷发现他每天等在教室,有些担心,提出一起等,当然被拒绝了,八百万同学让绿谷不要担心,给他们一点独处时间,女孩子为什么对恋爱的话题这么津津乐道呢,绿谷被说服了,还是离开了。他仍然把我当做空气,我哪里惹恼他了吗。
——————
他坐到我前面了,但是还是一句话都不对我说,我不明白他的想法,我合上了书,有些明白日本人长久以来对后颈的迷恋的原因了。他们要走了,他回过头来斜瞥了我一眼,我对他说再见,切岛回了我一声再见,似乎很惊讶的样子,而他只是哼了一声。他到底是怎么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