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们说

于是车在一片沉默中行驶 。坐在前排的小松点燃了一根香烟,烟雾散开,空松不可抑制的小声咳嗽起来,小松好像才注意到他的存在一样 ,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说:“你和一松换一下位置吧。”空松捂住鼻子,轻轻的摇了摇头,一松不耐烦的啧了一声,一把把他拉近,双手狠狠的按在他的脸上,空松好像快要窒息的样子,但是只是轻轻的挣扎了几下。小松看了看他们,把烟摁在轻松的西装袖子上。先是轻微的声响,然后火星很快就穿过西装和衬衫的布料抵达皮肤和肌肉,发出滋滋的声响,轻松一动不动,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稳稳的驾驶着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