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们说

大天狗只是柔顺的躺在那里,把手轻轻的放在酒吞的肩膀上,歪着头任由酒吞在他的脖颈间啃咬,一头柔软的头发散落开来,与后颈的分界线有些模糊不清。随着酒吞的动作他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脸颊渐渐染上了红色 ,喂喂张开的嘴唇光润的有些放肆。但那双深蓝色的眼睛仍然像幽潭一般不泛一丝波澜,紧紧的盯着茨木不放。他柔顺的态度,抬起的修长的腿,光润的嘴唇,漩涡一般的双眼,都引得茨木不得不深深的呼吸,看到茨木的动摇,那双眼睛染上了笑意,而后深沉的暗流涌动了起来,那种炽热真诚的表现足以让人为之意乱情迷,所以茨木向前走了一步,碰翻了地上的酒瓶。
那声响引得酒吞不悦的抬起头来,让茨木离开,大天狗已经转过头了,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温顺的任酒吞俯下身来亲吻他霜雪一般的睫毛。茨木迅速的离开了,迅速的显得有些慌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