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们说

于是他把他抱在怀里,他浅金色的头发那么软,却直直的抵到他心里。他只是搂着他,把他的肩膀拥在怀中,把下颚抵在他头顶,不用力也不放松,像一个濒死的人,即使心里那么想抓住,手却失去了力气。他抬起头来,捧着他的脸,还没说话就瘪住了嘴,那泪水流个没完,把他的脸颊打的一片湿漉漉的,他没有安慰他,也没有擦去他的泪水,他们互相依偎,仿佛世界尽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