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们说

他轻轻的吻着他。把嘴唇长久的按在他的嘴唇上,游移着,从他的喉结,滑向侧颈,游向锁骨,停留在心脏上方柔滑的皮肤上。他的呼吸还是像黑暗中的猫一样安静,因为常年跑步变得缓慢的心跳却急促起来。他按住他的一只手腕,尽管他并没有挣扎的意思,而他用自由的那只手温柔的抚摸他微微拱起的背,把他垂落的头发梳理整齐。他们之间仿佛没有情欲的存在,但是热火又包围着他们,那火强烈的让周围的空气都跳动起来,他们的脑海中没有“不行”这个概念,但是他们却仍然只是像两只猫一样只让气息相互缠绕。

评论